文物天地》(中国美术家网会员主页)
杂志首页 | 期刊 | 艺术家 | 本刊专访 | 人物报道 | 艺术高端 | 经典作品 | 艺术观察 | 期刊资讯 | 联系我们

        缺少价格标尺的中国金银器拍卖

          缺少价格标尺的中国金银器拍卖

          明代宣德时期的一件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竟然拍出11680.75万港币的天价,一件唐代五曲折枝簇花纹鎏金大银盖碗也以158.85万英磅成交。2008年上半年的春季大拍中,继宋元瓷器、当代艺术、宫廷钟表之后,金银器因苏富比香港、伦敦两场专拍的推出,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的新热点。4月11日,香港苏富比率先推出了来自瑞典实业家约翰·卡尔·肯普个人收藏的25件套明清金器专场拍卖,这场被命名为“帝廷金辉——珍贵明清御制金器”的拍卖仅成交17件拍品,总成交额高达17124.7万港币。5月14日,肯普家族收藏的另一部分中国早期金银器专拍在伦敦市场击起了轩然大波——126件拍品成交123件,仅流拍3件,总成交额931.0688万英镑,约合19993.318万元人民币

            因存世数量、流通数量及政策限制,金银器拍卖是中国拍卖市场最为缺失的一项,十余年来仅有数十件海外回流品在内地拍卖过,数量有限且缺乏可资参照的价格标尺。正因为此,今年春拍两场肯普家族收藏的金银器专拍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巨大兴趣。  

            明清金银器,亿元天价卖的仍是宫廷概念(图1-图5)

            4月11日“帝廷金辉——珍贵明清御制金器”专拍中,数件成交品的价格创中国明清金器历年拍卖的全球价格之最——第2325号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以11680.75万港币成交,成为拍卖史上最贵的中国金器。此炉宽18.5厘米,重1.28千克,多次参加重要展览并收入著录。炉腹和盖面皆錾刻五爪游龙纹饰,通体多处镶嵌红、蓝宝石及珍珠等珍贵宝饰。有专家认为,此炉是在中国以外能找到的仅有的8件明初纯金御器之一,其余7件收藏于海外博物馆中。另有两件金器成交价超过千万港币,清乾隆金胎累丝錾缠枝花卉纹嵌宝石执壶3616.75万港币,清雍正/乾隆金胎累丝嵌珊瑚珍珠“冰梅祝寿”图棱口盖盒1152.75万港币。一件编号2316的清乾隆金胎錾卷草纹嵌翠玉绿松石花果圆圆盖盒也以480.75万港币成交。

            据笔者所知,该公司此季春拍中,“皇尊瑰宝——清代宫廷珍艺”专场编号2842的清乾隆御制金胎掐丝琺瑯开光式画“仕女花鸟”图多穆壶,也以5632.75万港币成交,成为拍卖市场上最贵的清代金器。多穆壶高51.5厘米,壶身硕大,金胎厚重,开光窗口布局巧妙,类似器仅台北故宫博物院和瑞士苏黎世私人有收藏。以金为胎制作的掐丝珐琅器存世数件而已,主要收藏在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院,法国枫丹白露宫博物馆等机构。

            从历年可数的几十件金银器拍卖纪录看,明清金银器的成交价格暂时领先于其他时代制品。业内人士指出,“从此次纯金制品的表现来看,预料金器在市场的流通量会有所增加,吸引越来越多的高端藏家。”香港苏富比此场拍卖的金银器,以明清宫廷的陈设用具及饰品为主,陈设用具的成交价格最高。

            明清时期,金银器的制作是继唐代以后的另一个高峰。各种门类的工艺品对于金银的使用非常普遍,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已发表的代表性藏品看,该院收藏的金银器主要以清代制品为主,遍及祭祀、典章、佛事、陈设、科技、生活、佩饰等各个方面,从大型的编钟、天球仪、佛塔到小型的扳指、耳环,几乎可以说无所不包。清代金银器与历代金银器的制作相比,更加注重金银本身所彰显的富贵、雍容和华美。

            因此,也有人认为,明清宫廷金银器虽然工艺精湛,却明显缺乏唐宋制品所体现的文化品位。甚至有资深藏家指出,“明清金银器在工艺上不能与唐宋器比肩,在财富价值上也缺少当下黄金所具有的流通性,卖的仅是宫廷概念。明清宫廷制作、使用甚至收藏过的各类艺术品备受中国藏家青睐,如古代书画、瓷器、家具、佛像等等,只要证明曾经属于宫廷,价格必创天价。与帝后相关艺术品,更是历年中国市场中最具有竞争力的拍品,这是中国市场与纽约、伦敦市场最大不同之处。相信苏富比将肯普收藏金银器一分为二并在香港、伦敦挥槌,正是出于这一市场购买力的区隔性所决定的。”

            金银器,特别是金器,在古代中国一直是皇室及达官显贵等上层阶级的奢侈品,其稀有性和制作工艺的考究,决定了其使用范围和价值。从考古资料看,殷商时期已经出现了金银器。20世纪80年代的三星堆遗址、2001年的成都金沙村遗址均出土了西周至商代的金面具、金带、圆形金饰、蛙形金饰等金器。成批发现的中国早期金银器,最重要的有陕西西安市南郊何家村窖藏(详见《文物天地》2004年第6期)、江苏丹徒县丁卯桥窖藏、陕西扶风县法门寺地宫三处。汉武帝时期,黄金以货币的形式出现,但中国并非盛产金银的国家,此后黄金就不再以货币形式出现。唐代由于中西交流的广泛,大量金银进入中国,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以及宫廷的需要,金银器的制作达到了顶峰。宋元时期对于金银器的需求进一步扩大,使用更加广泛。

            尽管金银器的制作和使用唐宋时期就非常发达,但因中国金银矿藏匮乏,原料来源较少,加之其使用功能较强,传世的金银器多数都被拥有者按照自己的需要而重新熔铸,这是历代金银器传世品数量稀少的重要原因。国内存世的金银器制品,多数是考古发掘出土,民间收藏的传世器物极少,这也是拍卖场上非常少见的原因。

            有专家指出,今年苏富比所拍卖的肯普家族收藏的历代金银器,可以说是目前所知海内外民间收藏中可流通的数量最大的一批藏品。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场专拍为明清宫廷金器的拍卖价格首次作出了明确的价格定位,这些价格将是未来金银器拍卖交易的重要参照。从具体拍品成交的情况来看,这些价格产生的主要依据毫无疑问是中国明清的御制瓷器和宫廷艺术品——中国艺术品拍卖,历年成交价超过亿元的主要由清代瓷器和御制工艺品创出。”

          唐代及早期金银器,涉足藏家遍及东西方(图6-图20)

            “帝廷金辉——珍贵明清御制金器”专拍在吸引了中国藏家眼球之后的一个月,肯普家族收藏的唐代及早期金银器5月14日在伦敦市场也出尽了风头——成交率超过97.6%,931.0688万英镑的成交额以及单件拍品超过百万英镑的成交价,创造了一系列中国早期金银器全球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

            苏富比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此次专拍126件拍品的时代囊括了春秋时期、战国时期、东周、汉代、六朝、唐代、宋代、金代、辽代、元代、明代、清代等时代,其中以唐代制品为主,数量也最大,其次是战国时期制品。专拍80%的拍品成交价远远超过拍前估价,其中两件唐代制品成交价超过百万英磅——编号64的五曲折枝簇花纹鎏金大银盖碗(直径24.2厘米,重1200克,估价30万至40万英磅)以158.85万英磅成交,编号54的双鸭绶带纹莲瓣形鎏金大银碗(直径24.5厘米,重800克,估价35万至40万英磅)以114.05万英磅成交,创造了中国唐代金银器的世界拍卖纪录。

            此外,拍卖品所涉及到的各个时代皆有创成交纪录的拍品出现:两件宋代的金器也创出了高价,编号104的牡丹纹龙首柄金杯(高8.3厘米,重72克,估价1.5万至2万英磅)以69.25万英磅创造了宋代金银器的世界纪录,编号106的牡丹纹圆形金盘(直径13. 6厘米,重104克,估价3万至4万英磅)以41.25万英磅;编号92的辽代鎏金银面具(高20.5厘米,重11.3克,估价1000至1500英磅)以2.69万英磅创下辽代银器的拍卖纪录;编号19的一件东周(公元前六/四世纪)镂空蟠龙纹镶松石金鞘饰(长5.3厘米,重35克,估价1.5万至2万英磅)以33.41万英磅成交;编号13的战国兽首形竿头金饰(长3.3厘米,重23克,估价5000至7000英磅)以12.05万英磅成交;编号34的东汉晚期/六朝早期的镶金箔铁镜(直径17.5厘米,重412克,估价4000至6000英磅)以9.05万英磅成交;编号6的春秋中期一件鄂尔多斯卧羊形镶松石金饰(长4.3厘米,重60克)以2.69万英磅成交。

            唐代金银器的制作达到了中国古代金银器制作史上的最高峰,北京大学教授齐东方先生在《唐代金银器研究》一书中指出,“中国古代金银器的发展直到唐代才发生改观。”“国泰民安、财富聚集和相对自由的大唐帝国,奢糜享乐之风盛行,使用金银器物成了人们的追求。正是此刻,‘丝绸之路’兴盛畅通,中亚、西亚及地中海沿岸国家的金银器物的大量传入,犹如‘万事俱备’之后的‘东风’一样,为唐代金银器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契机。”“唐代没有哪类物品像金银器那样造型别致、纹样丰富、工艺精巧。”据齐先生研究,唐代金银采矿、冶炼、征收、作坊等整套完备组织和制度,为金银器的蓬勃发展提供了保证。据他分析,“唐代继承和发展了汉代以来对金银所有的神秘观念,同时又把金银器皿的使用渗透到等级观念这中。皇室和权贵们对金银器物的喜好,使一些人通过进奉金银器取得了帝王的宠幸。在宫廷斗争、外交活动、军事战争等方面,金银器成为收买、赏赐的主要物品,所有这些都为唐代金银器物的制造发展提供了契机,促使金银器越做越精美,越做越多。”国内历年出土的金银器也以唐代制品最多,齐先生将唐代金银器的器物形制分为杯、盘、碗、盒、壶等十一大类四十余种。

            今春拍卖的肯普家族收藏的这批藏品,被海外有关专家誉为“二十世纪前半创立而硕果仅存的珍贵中国金属器物收藏”,约翰·卡尔·肯普(Johan Carl Kempe,1884-1967年)是瑞典名声显赫的工业家、商人,他曾于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夏季奥运会上夺得男子双人网球赛银牌。他的收藏活动主要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侧重于收藏中国历代瓷器及金银器,1953年、1964年曾先后将藏品编辑出版过两册图录。4月11日在香港成交的明宣德时期的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最早出现在1940年5月31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当时被一家经营古董的公司竞得,后来成为了卡尔·肯普最为重要的一件藏品。卡尔·肯普收藏的金银器影响最为广泛,瑞典Ulricehamn博物馆收藏有其曾经收藏过的100多件中国古代皇家御用金银器,时间跨度由东周至清代。1967年卡尔·肯普去逝以后,它的收藏品由两个女儿——韦妮卡和黛安娜收藏,据说其收藏的部分瓷器后来转手给了伦敦大古董商埃斯肯纳茨(Eskenazi),但金银器一直未出售。

            国内有专家认为,就当前国内公私收藏机构收藏的情况来看,卡尔·肯普的金银器收藏有着重要意义——国内收藏的中国早期金银器基本都是出土物,明清宫廷仅清代有少量收藏,卡尔·肯普的系列收藏是目前所知私人收藏中最为罕见、规模也较大的一部分。如果从中国金银器的文物价值、历史价值、社会影响方面来看,与明清瓷器动辄上百万元甚到千万元的天价相比,伦敦市场拍卖的早期金银器成交的价格并不是很高。

            继香港专拍成功之后,伦敦专拍成为坊间关注的焦点。5月14日,拍卖场吸引了中西古董商云集,埃斯肯纳茨等古董界风云人物到场参拍。不仅如此,卡塔尔王室也有人参与竞买。据《国际论坛先驱报》报道,卡塔尔国家元首埃米尔的堂弟谢赫·沙特(Sheik Saud)执L090号牌亲自到场参拍,此前这位海湾地区的艺术买家从未涉足金银器这一领域。谢赫·沙特与埃斯肯纳茨成为了该场专拍最具势力的买家和竞争者,他俩买下了专拍中五成以上的高价成交品。甫一开场,谢赫·沙特即一气买下了专拍中的前20件拍品。有专业人士指出,事实上这20件拍品大部分并不是中国的,其中以6.65万英镑成交的首件拍品——公元前六/四世纪一对鄂尔多斯彘形金饰片极像西提亚(Scythian)风格。公元前六/四世纪的镂空蟠龙纹镶松石金鞘饰以被他以高出估价13倍的33.41万英磅竞得。专拍中的第二高价——唐代双鸭绶带纹莲瓣形鎏金大银碗被谢赫·沙特以114.05万英磅收入囊中。

            埃斯肯纳茨此次遭遇了谢赫·沙特的阻击,在多件拍品上两人展开了激烈竞价,埃斯肯纳茨最终还是以158.85万英磅竞得专拍中最贵的唐代五曲折枝簇花纹鎏金大银盖碗。专业研究人士指出,这只碗是目前所知私人收藏的唯一一件保留着盖子的银碗。一件宋朝的牡丹纹圆形金盘也被他以41.25万英磅竞得。埃斯肯纳茨涉足金银器拍卖,标志着国际买家已经开始进入到了中国早期金银器市场。

            香港古董商翟健民买了两件唐代金银器,一件是编号73的折枝花纹鎏金银渣斗(高10.9厘米,重311克,估价7万至9万英磅),26.45万英磅成交。另一件是编号74的五曲折枝簇花纹鎏金大银碗(直径24.2厘米,重690克,估价7万至9万英磅),44.61万英磅成交。翟健民表示“是代表一个中国的客户在操作,这个客户已经从事收藏有三年的时间。”

            埃斯肯纳茨等古董商的介入,为中国金银器未来的市场前景提供了丰富的想像空间。

          近年来的金银器拍卖行情(图21-29)

            每年拍卖场上出现的真正意义上的纯金银器拍品屈指可数。从时代看,明以前的金银器主要集中在海外市场,而中国市场多见的是明清时期宫廷御制的铜鎏金、铜鎏银一类的器物。需要说明的是,通常所说的金银器仅特指以金、银为质地制作的器物,但事实上这类器物的存量实在是稀少,因此业内人士将鎏金、鎏银等采用了特种金银镶嵌、装饰工艺制作而成的器物,也纳入到金银器(特别是清代铜鎏金、鎏银的宫廷御制工艺品)的范围,其中有的工艺品品种已形成了独立的收藏门类,如金铜佛像,这里就不在收入金银器之列。下面就2004年到2007年金银器拍卖行情略作回顾:

            2004年纽约、伦敦、香港、北京四大市场上拍的、成交较为可信的金银器约十余件,成交价最高的铜鎏金器物、银器都出自北京翰海。11月22日在北京翰海成立十周年的庆典拍卖会上,首次以专场形式出现的“工艺品”专场213件拍品成交70%,成交额高达4768.5万元。两件圆明园遗物分别创下了当年铜鎏金、纯银器物的拍卖纪录,成交价最高的一件清乾隆铜鎏金嵌百宝福寿香熏拍得671万元。这件香熏通高24.5厘米,通体鎏金厚重,类似器海内外公私收藏机构仅收藏有屈指可数的几件。银器方面,一对“乾隆造办处”“庚午年制”“长春园玉玲珑馆陶嘉书屋”款的兽面门环以385万元成交,银环仿两周饕餮铜环制成,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同样的器物,研究者认为此类门环应是当年长春园中的遗物。纽约佳士得当年10月20日的秋拍中,上拍了两组清康熙时期的铜鎏金编钟,每组5件(一组铭文为“康熙三十二年制”,一组铭文为“康熙五十四年制”),估价7万至9万美元,皆以39.95万美元成交,这也是拍卖市场上首次高价成交的清代编钟。香港市场上,苏富比秋拍中一件元明时期的鎏金铜镶宝石双龙纸镇也拍出了207.84万港币的高价。

            2005年纽约市场春秋大拍都涌现出了数件高价成交的中国早期金银器,成交价最高的一件是苏富比秋拍的唐/辽时期的鎏金舍利函,18万美元。该公司春拍中,一件战国时期的铜嵌银车马轴饰以8.4万美元成交。佳士得春拍中,一件局部鎏金银的辽代铜茶壶以9.6万美元成交,一件战国晚期/西汉的镶嵌金银龟形铜纸镇以5.4万美元成交。台北宇珍5月14日的春拍中,一件“大清乾隆年制”款鎏银八宝双凤纹盥盆以352万台币成交。铜鎏金工艺品方面,这一年精品屡现,北京翰海春拍中一件“养心殿精鉴玺”楷书款的清乾隆铜鎏金高浮雕云龙双耳炉以555.5万元成交,一件“康熙五十四年制”楷书款铜鎏金倍无射八卦编钟以193.6万元成交。香港苏富比秋拍,一件清乾隆御制铜嵌宝石香炉以437.6万港币成交。香港佳士得秋拍,一件清乾隆鎏金铜镶嵌百宝瑞兽香熏以415.2万港币成交。巴黎佳士得春拍中,一件清乾隆铜鎏金嵌宝石神兽形香炉以23.6万欧元成交。

            2006年金银器拍卖的数量相对较少,成交价过十万元者数件而已。香港苏富比春拍,一件清乾隆鎏金铜嵌宝石瑞兽香熏以348万港币成交。北京翰海春拍,一件清乾隆鎏金錾花镶翠吉祥如意以308万元成交。澳门崇源秋拍,一件被定为唐代的菱花形琴棋图金花银盘以161万港币成交。德国纳高秋拍,一件清乾隆鎏金铜仿古式龙把钮纹钟以29.26万欧元成交。

            2007年在明清金铜佛像和宫廷艺术品行情高涨的推动下,明清铜器的价格屡创新高。金银器方面,香港苏富比秋拍宫廷艺术品专拍中,一件壶注上刻有“八五岁黄金重六两六钱四分”铭的第1329号拍品——清雍正/乾隆金铸开光式折枝花卉纹盖壶,以592.75万港币成交。铜鎏金工艺品方面,两件康熙铜鎏金编钟创下了新的拍卖纪录——香港苏富比秋拍一件“康熙五十二年制”款御制鎏金铜交龙钮八卦纹“无射”编钟以1376.75万港币成交,创下了单件清代编钟的最高拍卖纪录;11月28日上海崇源与上海工美的联合拍卖中,一件“康熙五十四年制”款编钟以952万元成交。纽约市场上,佳士得春拍中一件清代的铜嵌金银仿古凤尊以12万美元成交,苏富比秋拍一件清乾隆御制鎏金铜嵌宝石瑞兽香熏以71.3万美元成交。

            从过去四年的拍卖情况看,无论是早期金银器,还是明清金银器、铜 鎏金器物上拍的数量非常有限,这一点是我们首先要认识到的;其次是纯金、纯银质地的金银器数量更为稀少,拍场所见超过八成以上的拍品都是明清时期的鎏金、鎏银制品,而且多数都属于宫廷制作,工艺精湛,外表华丽美观;再者是这一类拍品的成交价格都很高,特别是明清时期的铜鎏金制品,精品的价格已经超过千万元。从器型方面看,大型的壶、碗、盆、盘、罐、炉等立件的价格较高,远远超过耳环、手镯、发簪等小型的把玩件和佩饰件。

            今春两场肯普家族收藏的金银器专拍,拍品的时代几乎涵盖了中国金银器发展的大部分时期,对于未来中国历代金银器的市场发展提供了可资参照的依据。据笔者了解,国内仅港台地区有专门的金银器收藏家,已有数册藏品图录正式出版。内地藏家大部分主要侧重于明清银饰品的收藏,成规模的银饰品藏家不在少数,近年已经有出版了好几种藏品图录。有藏家认为,明清银饰品当前的价格适中,从这方面入手金银器的收藏,投资不大,同时也可以了解到金银饰品的质地、工艺、图案纹饰、民俗文化等多方面文化内涵,可以避免少走弯路。

            但也有研究人士指出,“这两场专拍也给金银器的造假者提供了样本,指明了方向,收藏者未来更应该注意这一方面的问题,金银器由于材质的价格较高,既便是新造的赝品,其售价也非常昂贵。由于存世量少,国内涉足的专业研究、鉴定人士更少,购买古代金银器应慎之又慎。”“金银器的鉴别主要是从器物的造型、纹饰、质地等方面所显示的时代信息断代和确定真伪,唐代金银器已经出现了款识,唐以后金银器的款识、铭文增多。由于古代的黄金中含有铜、铁、银等元素,各种元素的多少直接影响着黄金的颜色,比如含铜多的会出现淡黄色、淡绿色,含铁多的会出现玫瑰红色,含银多的呈淡黄色。”

      艺术家推荐
      侯瀚如
      肖超
      刘东瑞
      张永昌
      马南坡
      杨静荣
      本刊专访
      ·【周桂珍】与紫砂结缘 --访...
      ·【叶永青】西南当代艺术三十年...
      ·【杨力舟】妙手丹心绘人生――...
      ·【沈勤】沈勤:把中国的文人...
      ·【刘静】刘静:故宫藏竹雕文...
      ·【阮凤平】用画笔体现生命——...
      ·【张洹】浴火与涅磐——张洹访谈
      ·【梅建平】梅建平:梅摩指数和...
      ·【厉宝华】厉宝华:金银器的鉴...
      期刊资讯
      ·明清瓷器“婴戏图”的艺术特色
      ·龙珠阁为何只有明早中期官窑瓷
      ·鉴真\空海肖像及“诸尊佛龛木雕像”
      ·北京艺博的清代玉带钩
      ·明代青花之最——永乐、宣德青花瓷
      ·翰海秋拍超预期30%
      ·中国嘉德2011秋拍成交近40亿元
      ·艺术品市场:财富时代的抉择
      ·“捡漏”奇迹时常有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
        中国收藏网 中国文物网 国际在线 国际在线 新华网 中国期刊网 收藏网
      • 电话: 邮箱: QQ :
      • 地址:
      Processed in 7.484(s)   33 queries
      update:
      memory 8.777(mb)